我以为凤凰在湘西

凤凰湘西

四个黑影。

我觉得这张很有意思,往好的方面想,很有传销组织领导人聚首开会的感觉;往坏的方面想,就是四个SB照相不会挑光线。
我们的重点还是关注窗外的景色吧…
感谢导游妹妹(我觉得不像姐姐)精湛的摄影技术,给我们照了一张这么有意思的合照。
这次四人行还是挺满足的,除了回来的火车实在太累..
今天回家各种累,忽然的很无语,写篇东西放松心情, 感谢陈浩洋同志在我写这篇东西的时候跟我扯皮聊天.
以下才是正文.

 

 

懒得写开头。

几经周折来到凤凰,就像听说的一样,一座小城就出现在丛山的怀抱当中,一条泛绿的小河从小城的中间蜿蜒过去。两边是吊脚楼,以及飞檐翘角的徽派建筑,昭示着自己的根并不在这里。很奇怪的感觉,明明这一堆来自皖南的建筑群本不应该出现在这片湘西的土地,但是他们却完全的融入了这里,以至于改变了这里,成就了这里。

 

fenghuang1.jpg

 

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湘西边城风韵仍然在目,仿佛那些人都还散布在小城的各个角落一般。更神奇的是,我还真的遇到了一个翠翠一般的女生——“ 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自然既长养她且教育她,为人天真活泼,处处俨然如一只小兽物。人又那么乖,如山头黄麂一样,从不想到残忍事情,从不发愁,从不动气。”——真的遇见了这样的女生,相似度百分九十八啊,是一家咖啡店的老板,不记得店名了,只知道位置。下次谁去凤凰可以去找找看,你会惊讶的。

这个女生我忘了照照片…

fenghuang2.jpg

在凤凰呆了两天。

初来时,满眼的繁华,旅客衣着鲜丽,来往行人愉悦之前像水般溢出,沱江碧涛荡漾,尽是春意。晚上灯红酒绿,沿江的石板小路两边尽是酒吧,招揽客人的吧员说着各种诱惑的话语,凉风吹过暗下了夜色,小城却变得越发的明亮了。

我还是忍不住吐槽一下某间酒吧的驻场歌手,用刀郎的声音唱周董的彩虹,我了个去实在是重口味啊…

fenghuang3.gif

后来在街上闲逛了好久,遇到了好多人。有伸手问你要钱的老婆婆,有卖艺表演用棍子抽打自己的老爷爷(我一直在怀疑他想表达的是一种SM文化),有抱着鲜花缠着路人兜售的小姑娘,还有数不清的中年妇女守着路人、一遍一遍的问“要不要坐船、要不要坐船”…

我一直觉得一种异样的不协调感,直到路过凤凰古城的一间小学,看到小学门口的新生录取名单时,我才意识到,我们几十年前的到来,已经彻底的破坏了他们的生活。

沈从文先生笔下的凤凰,却是一去不复返了。

不知不觉,几年间整个沱江风光带沿岸已是酒吧林立。每当夜幕降临时,两岸光怪陆离的灯光、举杯喝彩的游客;或是忧伤,或是激昂的音乐充斥在凤凰古城的夜色中,酒吧文化成为了包裹在古老外壳之下的饕餮盛宴。

在喧嚣的酒吧吵闹中、在旅客匆匆的步履中、在沱江绿的失真的流动中,凤凰已经没有了她原本的节奏。那些无助呆滞的眼神,那些沉默如迷的呼吸,那些毫不协调的缓慢,无不在用固执的声音述说着反抗,反抗外面世界对金钱的追逐一寸一寸的侵蚀掉凤凰的根。

恍惚之间,仿佛那个智慧的老人站在独自流淌的沱江边,一遍又一遍的声声叹息:逝者如斯,逝者如斯….

fenghuang4.jpg

但是他们自身或许不是这样想的,至少年轻人不全是。我只是站在外来者的角度思考他们的问题,我却忽视了开发旅游给他们带来的巨大经济利益,别的不说了,光wifi覆盖整个古城这一点我觉得都挺牛掰的…自古凤凰就是一个交通要道,明清时为五寨司城,是大湘西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凤凰古城内居民以苗、土家、汉三族为主,农耕文化、楚巫文化、多民族文化在这里相互渗透、水乳交融,形成了古城特有的地域文化氛围。钞票是个好东西,凤凰一直都是各路人马汇聚之地,对金钱的追逐从来就没有停止过。

或许凤凰从来就没有淳朴的离开过金钱,只是我们心中一直向往一处干净的世外桃源、映射到凤凰之上,以至于亲身到达凤凰之时,生出别样的遗憾罢了。

旅途中我问导游会不会觉得我们的到来破坏了当地人的生活、改变了本身的安逸,她说正因为我们的到来,当地人的生活才得以改善、才赚到更多的钱。我无言以对。

星光之下,时光之上。我以为凤凰在湘西,却不知凤凰其实停在老去的时光里。

也只有在月上中天的时候,在无人知晓的光影之中,沱江两岸响起的一片捣衣之声,如嫠妇一样讲着属于凤凰、属于过去的故事。
fenghuang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