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道零三二四

暑假居然快完了,今天有必要来写篇流水账。
上个学期期末的时候,在新爷的挑逗之下,我一个把持不住就从了他,决定暑假来玩一把大的。后来拉上了辉哥和宇浩同志,四人决定暑假从广州骑单车到厦门。沿着国道G324,一路骑啊骑到厦门。
中间乱七八糟的准备过程就不提了,有个小插曲要说一下。由于宇浩同志高度不重视,我预言我们四人他要第一个腿软,他听后不屑,说要是他第一个腿软他吃翔三斤。我想着要一个前途如此美好的小伙子吃翔三斤实在太惨不忍睹,于是就跟他说咱还是赌20颗牛肉丸吧,到了汕头就兑现。宇浩哥哥爽快,说晒家跟你赌100颗。我连说好好好..
gd0324_1.jpg
28号晚上四人齐聚我家,29号早晨到楼下吃了个肠粉就出发了,图中是我们亲爱的宇浩哥哥的左脸,好像还有新爷的嘴…
本来嘛第一天的计划是骑到惠东的,全程120+km,骑了40+km的时候宇浩哥哥不行了,一下车把早上吃的肠粉给全呕了出来,瘫在路旁气喘吁吁,我心想“中!牛肉丸有了!”,只是可惜了那些肠粉,我每天都吃这些肠粉当早餐….
gd0324_2.jpg
上图乃宇浩哥哥忧伤的背影。
我觉得他此时心中一定是蛋疼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他此次骑去厦门背负着一个重大的使命,就是和他妹子会师(他妹子和闺蜜去厦门旅游)。我相信他无数次意淫一个这样美好的场面:他一人骑着自己的单车,不顾一路风尘滚滚,千里单骑,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搞到厦门,然后与美人胜利大会师,两人相望无语泪眼盈盈,有如牛郎织女,我们这群狐朋狗友在旁边鼓掌作势呐喊助威,如此这般,宇浩哥哥身影伟岸,场面如梦似幻。
但是想不到现实如此残酷,宇浩同志美好的愿景在还没到惠州的时候就随着他呕出的肠粉一同消散在空气中了。接下来的路程就显得痛苦无比了,每走4km左右宇浩哥哥必然要休息一把。虽说过程拖沓无比,但是作为好基友还是要讲义气的,一路好生照顾,总算是把他搞到了惠州。当晚决定更改计划,就在惠州住下了。
晚上我们翻李宇皓的包才发现他除了各种该带的和不该带的东西之外还带了本砖头重的《高等数学》,引得众人忍不住啧啧称奇。当晚宇浩同志联系好各方照应,第二天早上在我们的睡梦中就独自带着单车打包托运回广州了。等我们一觉醒来已不见了他的踪影,搞得大家不由得一阵感叹,对他也是十分想念。不过想到因此大家都多了100颗牛肉丸可以吃,又不由得精神振奋起来。果然对于我们这种吃货来说有得白吃才是最重要的。
gd0324_3.jpg
由于改了计划,所以我们当天的任务变得很轻松,下午在仙踪林坐到4点出发,从惠州骑去惠东。惠州到惠东的国道真是烂的飞起。路上遇到第一位反方向的车友,赶路就来不及交流了…然后路过一地方,全是大炮坦克装甲车,旁边是解放军在操练。想到惠东附近就是乌那个坎,搞得大伙儿自动脑补,浮想联翩。没敢拍照,怕被一炮给崩了。上图是第二天在惠东吃的一个早餐,6块料足汤好,十分有诚意,大家吃了都说好。 吃完如此有诚意的早餐出发,在路边一个加油站路上终于遇到一个同路人,一个单骑沿海骑行五天的小伙子。于是便结队前行。那小伙叫炜韬还是韦涛我就搞不清楚了,只知道他从韶关开始起,先南下到深圳,再沿海北上,一路有过借宿有过睡天桥底,我觉得比我们厉害很多。 中午到后街吃午饭。听了两天客家话,终于开始听潮汕语系了,一阵海味扑面而来…在一家叫海边饭店的海边饭店吃饭,店里的人热情的不行,态度又好,相当有意思…
gd0324_4.jpg
这是饭后出发前的合照,最右就是那个半路结识的小伙。
gd0324_5.jpg
午饭后休息再前行,爬过一座山之后终于在路上看到海了,啊,大海啊大海,你是我的故乡…下不去,远远看一个。
猛骑一把开始下大雨,四爷们毫不犹豫光膀子骑行,引来路人各种注目。那种感觉真是特别的好,以前老说心情好的要裸奔,想不到裸奔没试过,裸骑一把也行。雨停后穿衣服继续走,没出十米我的车终于爆胎,有种如负释重的感觉,受虐倾向顿时显露无疑…好不容易换好胎后又爆胎…幸好到了城镇,找单车店搞好了车胎… 晚上到海丰后在便利店补给,店里的大叔很主动的开始给我们介绍海丰各种酒店住宿的价钱和特点,哪个哪个适合洗脚,哪个哪个适合调情……逐一说来如数家珍,说的头头是道,大家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次日出发去普宁,这时我觉得我疲态尽显,有点撑不住了,腰酸腿疼,只得画饼充饥望梅止渴,一个劲的喷云南白药聊以自慰。关键时刻辉哥尽显男人本色,依然坚挺毫无倦色。想来也是,一路上辉哥吃得多睡得好骑得快,每天晚上还有闲暇精力与妹子煲电话粥,实在不是吾辈普通人等可以相比的。
骑去普宁的过程艰苦无比,有整整三十公里稀巴烂的路,烂出境界来了…我们在路旁借水时听当地大叔说,这路本来是打算扩建的,工程车过来把原先的老路全部打烂之后居然不够资金了,政府又不批钱,于是就由得这条烂的夸张的路烂在那里,一烂就是2年,让人不仅感慨还是社会主义好啊…这路不仅烂,而且坡多的吓人,全部都是长度一公里以上的大坡,山路越野,菊花都磨穿了…骑得我都无力吐槽了…幸运的是,我那频频爆胎的后胎居然在如此烂的路上居然坚持了下来没有爆胎,实在是可喜可贺。
普宁之后我们就去牛肉丸市——汕头了。因为有吃的在召唤,所以大家都很激动,一路上干劲十足,搞得我都忘记我是怎么到汕头的了,只记得中间坐了一次床摆渡了一下,然后就是吃吃吃… 由于事先跟汕头的同学打好了招呼,所以到了汕头之后受到了热情的招待,到本地一家专吃牛肉丸的店大吃了一顿,还不用我们出钱,爽的不行。在此十分感谢接待我们的肖凡杰凡老板,真是太热情好客了。
gd0324_6.jpg
胡吃一通,心满意足….图中左上角就是凡老板。
由于计划不同,所以炜韬同志决定第二天与我们分道扬镳,最终在厦门汇合。因为赖床,第二天一早来不及互道珍重炜韬又(又?)在我们的睡梦中悄悄的走了。 赖床三人组磨磨蹭蹭的起床去找午饭吃,结果被google地图玩了一把,兜了一大圈愣是找不到吃饭的地方,最后大家随便买了点绿豆饼吃就上路了。一路上骑的正爽,我一回头发现新爷不见了,居然骑着骑着骑丢了,赶忙喊停辉哥回头找人。后来才发现原来新爷是爆胎了,喊我们我们又没听见,因此落在后面。
gd0324_7.jpg
骑到晚上终于到了福建与广东的交界处,长这么大第一次到福建…小激动一把。
gd0324_8.jpg
广东福建界碑。一日内多次往返粤闽多次,优越感油然而生~话说我明明在这里照了张到相的但是怎么都找不到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晚上到达诏安,休息找吃的。诏安这有个好吃的东西叫猫仔粥。猜猜怎么做的?当然是把猫给剁了然后丢进去煮粥啊~忒好吃啊,吃的时候还能在粥里看到猫头浮下浮下的,十分好玩~
gd0324_9.jpg
其实我是瞎掰的…猫仔粥的由来是传说这粥特别好吃,路上的猫仔都给香味给吸引了过来吃,所以叫猫仔粥。粥的特点就是海鲜大杂烩,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看着食欲大阵,吃起来不知所云…实在不对我胃口,想来猫喜欢吃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喜欢吃呢?不靠谱不靠谱….
诏安之后我们就向着厦门出发了。先到漳浦,再到厦门…
福建待我果然不薄,骑了两天,将近300公里,全是坡,一个接一个的坡,没有最陡只有更陡、没有最长只有更长…福建人是有多爱爬坡啊,有的地方明明是平地也愣是搞出一个坡来,真正实现了没有坡要上,创造坡也要上。假设一个坡与海平面夹角30度坡长2公里则sin30度那就坡高1公里,人车一起估计有100公斤,爬1000米的高度做功1乘10的6次方焦,有用功估计只有百分之40,还有60的损耗也就是说爬一个2公里30度的坡要做2.5*10的6次方焦。全国一年各种交通工具损耗在爬坡上的能量都能让神九上天几次了,啧啧啧科学发展和谐社会杜绝爬坡啊。
我在爬坡的时候就使劲在思考抖脚的秘密,为什么抖脚抖那么久都不会累?要是我爬坡能爬出抖脚的节奏来那该多好,那就怎么爬都不会累了…愚公为什么要移山?因为要爬坡啊!五壮士为什么要跳崖?因为爬了坡啊!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爬坡的过程苦不堪言,恍惚中我不仅想起了两小儿辩日的故事,话说日初出大如车盖日中则如痰盂,日初出清清凉及其日中则如探汤,孔子不能决也。嘿嘿嘿真有味道,然后我把这篇课文背了一遍又一遍,甚至哼起了欢快的小歌,歌词的就是日初出呀清清凉及其日中呀如探汤,嘿,如探汤…
后来嘛总算是到了厦门,七百多公里,一千四百里路啊,哈,当真千里单骑,过程艰辛,也总算是苦尽甘来了。厦门果真是好地方,遍地都是吃的,唯独住店要多交百分之四的税费令人愤愤不平…
第二日上鼓浪屿,与李宇皓胜利大会师..李宇皓铁血真汉子,回了广州又坚决坐火车来了厦门。然后我们三爷们就和李宇皓还有他妹子在浪漫的鼓浪屿会师了…
gd0324_10.jpg
上面就是李宇皓和他妹子…. 我们好不要脸,当着他妹子的面调戏李宇皓,搞得李宇皓一阵娇羞。
gd0324_11.jpg
这个c++…看地图看到有家叫c++的店时挺兴奋,以为是厦门软件园的工程师耐不住寂寞来岛上开店求邂逅机缘,到了之后才发现是忽悠人的,顿感扫兴,没文化真可怕,没文化还装有文化更可怕…
gd0324_12.jpg
劳动人民最可爱。
gd0324_13.jpg
厦门人民天马行空,在海滩边摆上几个鼠标…路过这里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实说其实不是很喜欢厦门的,除了吃的比较多有台湾的风情之外,我觉得厦门的商业气息太浓了。好像大伙都想尽了办法找机会赚钱似的。那种气氛实在不是让人很愉快….然后嘛还有就是厦门人说话好像台湾佬,听了全身起鸡皮…呆了两天就坐车回广州咯,居然一晚上就回到广州了,我们却整整骑了9天。
gd0324_13.jpg
回到家的时候刚好是早餐时间,又在那家早餐店吃了个肠粉,只是大家都各回各家了。十一天的旅程也到此结束了。一路上各种辛苦与让人纠结的突发事件,大家都挺过来了。从腿硬到腿软,从腿软再到腿硬;从不会换胎到拼命换胎;从一天洗一次衣服到两天换一套衣服;从骑的蛋疼到骑的菊花疼;从与宇浩哥哥分手再到与他复合(话说在厦门的时候我们痛宰了他一顿在台湾小吃街大吃特吃当做还了100颗牛肉丸的赌注);也从广州到了厦门。路上热心的小店大叔,修单车的师傅,便利店的大妈,加油站的伙计,人行道上的靓女,还有同样骑行的大好青年,各种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事既让我们吓尿也让我们笑尿。我们随着奥运开始而骑,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奥运居然就快完了,每天晚上都在酒店看奥运,大家抢着洗澡、抢电视遥控、抢对方的吃的,都很有意思….直到我去了土耳其之后我看着土耳其那笔直无车的公路就觉得无比怀念那种在路上的感觉。以后必须再去骑行一次,下次应该回去青藏高原那边了吧,露营生火烤肉吃什么的想想都觉得有意思,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贝爷般的男人….
说到土耳其的事,那又是另一篇流水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