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都吃啥

 
–席旺,2394lab守门人,吃不饱的少年,拥有北京户口的男人。今晚和他回宿舍路上聊起北京的早餐,想起北京的那些个食物与滋味,有感而发,作流水账以记之, 我在北京都吃啥
 

  1. 当初在北京实习的时候,起先住在胜古北里,每天早上七点起床,七点半或者四十分出门,走1公里到安贞门C口,坐九站路到苏州街,然后B口出来,走倒座庙北路到彩和坊路再到丹棱街,8点45分前肯定能到公司,比老板早到。晚上再原路返回胜古。


  2. 那段时间的早饭都是在倒座庙北路解决的。虽然说倒座庙北路叫“路”,但其实就是条小巷子,两米宽,单行道,有一辆车走过,那都要堵死了。


  3. 倒座庙北路每天早上都有摆移动小摊卖早点的人,客户也全是上班的白领打工仔。有卖炒饭的,煎饺的,油条豆浆,还有乱七八糟的淀粉类食物。
    我每天都是吃一个鸡蛋灌饼,四块半一个饼加鸡蛋,带几片生菜和萝卜干,加辣。心情好加块里脊肉或者火腿,六块半。有若干家卖鸡蛋灌饼的,我一般都是到一个小哥那里买。小哥起先是他爹和他娘在摆摊,后来是小哥和他娘摆摊,他爹去别处也摆摊,双线运作。
    有时人太多的话,我也到路的终点处的一个小姑娘那里买鸡蛋灌饼,她是跟她娘摆,她爹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瞅着,不知道是不是放哨。小姑娘摆摊的地方总有一辆北京现代停着,我往往会有一种错觉感觉小姑娘是开车来卖灌饼的。


  4. 午餐一般都是在公司食堂吃。微软的食堂有神奇的魔力,明明有许多的菜式,但是我感觉才两天就吃腻了。我一般都懒得排队吃单点的菜,每天都是挑人少的档位吃。煎蛋是雷打不动一定有的,偶尔吃烧鹅腿或者叉烧,偶尔是各种干锅,偶尔是焖的红烧肉。那时候组里实习生多,好像得有六七个人,大家一起吃饭聊天,我一般都是负责认真听师兄师姐讲做科研的事,有时问几个十分门外汉的问题,比如说VIS和InfoVis是什么关系之类的…


  5. 北京的小伙伴都挺热情的。他们好像很喜欢用麻辣香锅来迎客。刚到北京的时候,我被不同的人连着带去吃了好几顿麻辣香锅。后来有人来北京找我,我也带去吃麻辣香锅。


  6. 晚上下班又挤地铁回到住处。从安贞门出来,必然就会遇到许多移动小摊贩,如果没有遇到,那必然就躲在不远处的小路里——躲城管去了。小摊贩大多是卖吃的,什么都有,臭豆腐烤面筋羊肉串寿司烤肉手抓饼什么的,我一般都是到一个阿姨那里买烤面筋,她那的面筋便宜,一块半,别的大叔那两块。两串烤面筋一串烤豆皮,再来两串鱼豆腐,那是给丹丹的。这既不是晚餐也不是下午茶,应该算是傍晚茶吧。


  7. 起初家里没有添置锅碗瓢盆,要么到外面吃,要么叫外卖。我记得第一顿是在住处不远的一家鸿运天外天吃了顿烤鸭,我和丹丹,碰巧豪神那天也到了。后来叫外卖,最开始是叫沙县吃,因为沙县有云吞,吃着有南方的味道。后来陆续吃过别的,我跟豪神都爱吃麦饭堂。


  8. 周末的时候会到住处附近的各种小店买早餐。一般是我出去买,打包给他们。买的多的有好利来,黄桥烧饼,肯德基,华欣超市的酸奶,还有杭州小笼包。直到到了杭州我才发现杭州不流行小笼包….


  9. 偶尔晚上我们会去元大都公园散步,或者是锻炼身体。我从来都是沿着小河来回跑步,豪神喜欢到附近的一个什么大学做引体向上。公园里有划好地盘跳广场舞的大妈,以及大爷们。偶尔我们会在外面吃烤串,点上三十四十块烤串,简单吃吃就打道回府了。豪神大老爷们不喜欢吃烤串,我甚感可惜。有一次我和丹丹到离家远一点的一个不知名的店吃烤串,在二楼,我印象中是我点了瓶啤酒,她喝白开水,最后居然俩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回家路上路过元大都公园,她看见有铜马便爬上去骑,英姿煞爽。


  10. 后来家里买了锅碗瓢盆,就开始自己做饭吃,当然并不是我做,我只是负责洗碗和打扫卫生。最先吃到的是丹丹做的焖鸡翼,如今她已经做的炉火纯青。有时她也会弄时蔬炒肉,或者时蔬炒土豆,或者土豆炒肉,排列组合,三种材料轮番出场。她说我们自己买菜做着吃很划算,比外面吃好,她的确是很贤惠。
    豪神自称大厨,扬言要秀两把刷子给我们看看,其实我记不得豪神做过了什么菜,只记得他从来都是煮满一锅的饭,然后独自吃去三分二锅。
    有时丹丹也煲汤,我记得她还做过一条鱼,然而我并不吃鱼,真是甚感可惜。对了好像中秋那天她还做了花蛤,我们仨吃得滋滋有味。


  11. 中秋那天是个周末,亦或是个weekdays,我记不得了。我们一大早商量着订了美心的冰皮月饼,6个,将近两百块钱。下午顺丰快递就到了,吃得相当的爽。虽然我吃到后面感觉非常的腻了,但是嘴巴上我依然不断的称赞好吃好吃,豪神也是赞叹不已,眉飞色舞。毕竟离家那么远,吃个月饼应节。


  12. 天气逐渐冷下来,我晚上跑步时不得不穿着没有松紧的初中的校服长裤,以防着凉。我们开始吃麻辣烫。北京的麻辣烫跟我们南方的很不一样。桌子中间一个方的锅,里面都是串串,一圈人围坐着吃,店家操持着添串涮粉,暖意浓浓,其乐融融。虽然我是觉得不怎么干净,但是吃起来感觉仍然是不错。尤其是天冷的时候,相当舒服。


  13. 后来他们俩陆续回南方去了。我急匆匆的将房子转租了出去,在丹丹回广州的那天逃也似的离开了胜古北里。我从洲洋来到胜古,打扫好房子迎着他们来,我打扫好房子送他们走,再回到洲洋。先进后出,这是一个栈,这是一种循环。


  14. 回到洲洋后我就不用再挤地铁,于是也不用再走倒座庙北路,于是也没有了鸡蛋灌饼吃,更别提胜古的那些个佳肴了。我每天早上起的晚了些,因为冬天来了。起床之后去洲洋对面的7-11买早餐,我们叫关东煮,他们管这叫好炖。4件杯装,6件碗装,孜然牛肉棒,鸡丸脆骨,海苔鸡肉串,维也纳香肠,章鱼烧,笋尖,狮子头,每天排列组合选四件,就是我的早餐。当然我还会再买一个饭团,吃得最多的便是麻辣烤鸡。有时候想做个潇洒不羁的男子,会买两个饭团吃。


  15. 组里的实习生一个接一个离职,美团和饿了么的大战越演越烈。我开始午饭叫外卖,今天吃美团,明天吃饿了么,后来饿了么异地手机无优惠,我毫不犹豫的投靠了美团,再也没用过饿了么。一般都是乙味屋,后来它越来越贵,就转吃张姐烤肉,优惠之后4.5块一个烤肉饭,肉多饭香,实在是划算。偶尔也吃别的,但都不常吃。


  16. 有时候我也不走寻常路,重返故地绕回到倒座庙北路,杀灌饼小哥一个回马枪,看看在我不在的日子里,他的手艺有没有生疏。或者是尝尝倒座庙北路的烤面筋,然后感叹还是胜古的烤面筋更好吃。


  17. 天气越来越冷,我也越来越晚才离开公司。有时候想给自己加个菜,就准时下班,到洲洋附近的桂林米粉,点一个煲仔饭吃,或者是到沙县,点一个汤粉,必须是河粉。吃它们的时候感觉又像是在南方,吃完推门出去,尽管零下的冷风吹着,也觉得有点暖。


  18. 后来我还在洲洋旁边的沙县捡到一个钱包,里面有钱以及各种证件。我动用各种技术和手段找到了失主,过程有点像廉价的谍报电影。失主还是百度的一个码农,嘿嘿。没多久丹丹就被科大的老师招了。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我在图书馆捡到一个钱包,找到失主还了之后没多久丹丹就收到了英特尔的offer,这次也是一个钱包还了接着收到一个offer。看来冥冥之中,hmmm,是不是有个捡钱包得offer的pattern存在于我们的命运当中。


  19. 再后来我也快要离开北京了。离开前老板请我们到微软大厦后头一家不知名但是很出名的老店吃烤鸭。其实老板经常请我们吃饭。我们点菜一般很固定,我每次都点一个什么辣椒脆骨鸡,师兄一般都点一个什么肉丁还是啥的我忘了,老板好像一般都点金菇肥牛带汤的,然后我们一般都点一个青菜。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