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定过这样的一生

  当年丝绸之路,因北疆的草原被匈奴控制,加上天山难以逾越,所以走的都是南疆,环绕塔克拉玛干沙漠。此次新疆之行,因南疆被…控制,所以我们便走的是北疆,环绕准噶尔盆地。

  西北偏北,大好河山,景色真的没话说。站在高处,面对那样开阔的天地,风又是那样的吹,忽然就不想再谈这景色了,相机照不出来,语言描述空洞,只有身处此时此地,方能体会一二。

天地人和

天地人和


  我在去北疆前,翻了翻白话版的大唐西域记,于是又看了作者玄奘的纪录片,了解了一下唐三藏其人。唐三藏,就是人们熟知的唐僧,“贫僧姓唐,甜到哀伤”,他是孙大圣的师傅,是女儿国国王的心上人,是如来佛主的大弟子,是唐太宗的好弟弟,是妖怪们的盘中餐。当然这都是西游记里的描述,历史上真实的唐三藏似乎更加犀利,他不仅仅是一个得道高僧,更是一个外交家,政治家,翻译家,探险家,语言学家,野外求生专家。他十几岁出家,游历中国求学佛法,最后不知足而决定出国留学,跑到印度去求学。学得太好了震惊了印度国王,在国王的邀请下主持辩论大会,一人单挑几千印度僧人,舌战群僧而不败。其实根本没有战,辩论大会持续了十八天,玄奘在台上坐了十八天,根本没人敢去挑战他,大家听到他的论点论据就服的没话说了。

  玄奘的故事不禁让我想起了初中的我。我初中的时候住宿在校,有一段时间班里流行叫外卖早餐。在尝遍了不同店家的肠粉之后,我忽然十分想让同学们尝尝我家楼下的肠粉。于是我想办法装病弄到了一张请假条,骗过了老师和父母,当晚离校回家,第二日早上五点起床,买好了肠粉,赶在早读课前回到学校,给同学们送上了新鲜的肠粉。我不记得后来他们是觉得好吃还是不好吃,但是我想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体会到渴望“弘扬佛法”的感觉。

  玄奘求法的执念必然比我“弘扬肠粉”的渴望要深。唐朝初年封锁国境禁止百姓出国,贞观二年28岁的玄奘没有护照没有签证,冒死偷渡出国,独自徒步前往印度。独自从西安徒步前往印度啊,什么概念,我连从实验室走到食堂都要抱怨两句太远,单只想想路程之遥,钦佩之情便油然而生。

  路遥途苦按下不表,讲几个我觉得有意思的事:

  • 高昌:西游记里唐僧是唐太宗的御弟,而史实中玄奘是高昌国国王鞠文泰的御弟。玄奘路过高昌国(今吐鲁番附近),得高昌王鞠文泰礼重供养。高昌王欲强留玄奘以为高昌国之法尊,软禁了玄奘,但是玄奘执意要去天竺求法,绝食抗议。一番相爱相杀后高昌王心生愧惧,于是给玄奘稽首道歉,并与其结为异姓兄弟,约定等玄奘求法归来务必要路过高昌讲经说法。鞠文泰对玄奘也是情深义重,为送玄奘西行,给他准备了黄金白银绫罗绸缎等二十年所用之资,马匹三十人力五十,给西域二十四国写了国书并配上礼物,打招呼方便他西行通关各国。最后又用及其谦卑的口吻给当时西域的霸主突厥叶护可汗写信:“玄奘法师是奴仆我的弟弟,…希望可汗派人马护送他西行“。玄奘感动的一塌糊涂,分别时与鞠文泰抱头痛哭。几年后鞠文泰勾结西突厥,阻碍商路,进攻唐朝的伊州,贞观十三年,唐太宗发兵攻打高昌,鞠文泰惊惧而亡,鞠氏高昌就此灭亡。回程时玄奘知道了这事,没有路过高昌,走了丝路的南线回了长安,不晓得他心里当时是怎么想的。
  • 撒马尔罕:飒秣建国(撒马尔罕)信奉拜火教,玄奘路过此地时,国王对他很是无礼。对于一个高僧而言,弘扬佛法就是他的使命,《三藏法师传》记载,玄奘只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就改变了国王的信仰。从此撒马尔罕放弃拜火教皈依了佛教,佛教寺庙又开始兴旺起来。

  徒步往来东西的除了玄奘还有无数的人,军人从命,商人唯利,无数当时颇为成功的人最终都消散在历史的云烟中,无人记得,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倒是一个偷渡出国、不求名利的和尚享尽荣华富贵,并且名垂青史,世代传颂。在逃出长安城的时候,玄奘肯定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如此波浪壮阔。出发时他只是为了寻求一个答案,答案或许没找到,但回来时在世人眼里,他已然成佛了。

  玄奘还算运气好,心愿得偿。有些人的命运与初心背离,让人唏嘘。有像曹操的,“欲望封候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候之墓’,此其志也”,最后却被论为汉贼;有像汪精卫的,年少时为了振兴中华去刺杀满清摄政王,被捕后写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年老时却背上了汉奸的骂名。有意思的是,在我的理解中,曹操和汪精卫都是强烈的理想主义者,他们做的很多事和决策都充满了理想主义情怀。或许正是在理想主义者身上,命运的波澜带来的唏嘘感才显得格外强烈吧。

  面对命运的无常,有的人说“那个少年,从小想当亚瑟·戴恩,但不知怎地,生命拐了个弯,最后成为了微笑骑士”,还有的人说“人呐就都不知道,自己就不可以预料…我一个上海市委书记怎么就到北京来了呢?”。画三个圈代表“我想要的”,“我估计会得到的”和“我实际得到的”,大部分人都在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企图把这三个圈重合在一起,冥冥中却总有种力量把三个圈扯得乱七八糟,科学家管这力量叫概率,神论者管这叫命运。

  又或许冥冥中,我们所认为的运气,其实是早已写好的注定呢? 在无数个平行时空中的我做出了无数个不同的选择,而在这个时空的我,注定要做这个选择,走这样的一生。

热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