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房地产:AR与区块链构建平行世界

桌子底下的鲨鱼
  故事要从我在417戴上Hololens说起。我在浙大蒙民伟楼417实验室戴上Hololens,发现了前人留下的痕迹:各种打开悬浮在空中的窗口、地球仪,甚至还有藏在桌底的鲨鱼。
  这些都是前人在使用Hololens的时候在这个房间里留下来不及清理的,我在这戴上了同一台Hololens,得以看到他们留下的历史遗迹,仿佛小时候用隐形墨水在本子里写下日记,你只有戴上特制的眼镜才能看见。不得不感叹Hololens的效果的确拔群,有一种真正增强了现实的感觉。

那么问题就来了:

  • 如某人用他自己的Hololens在417给我留下了一个精美的裸女雕像,比如说断臂的维纳斯,我该如何用我的Hololens看到呢?(跨设备)
  • 假如某人不是软粉,他用他自己的Google Glasses或者Apple Glasses给我在417留下了一个精美的裸女雕像,我该如何用我的Hololens看到呢?(跨平台
  • 假如某人不仅仅想点对点的给好友发送裸女雕像,而是想把雕像就摆在417,让每一个戴着AR眼镜路过417的人都能看到呢?(被动式广播

  要满足以上的需求,有一个非常简单直接的解决方案:所有的数据都存在第三方的服务器中,存在云端,用户从服务器中获取数据来看到裸女雕像,然后用户向服务器发送数据在指定的地方摆放雕像。
  但是这种第三方的中心控制式解决方案显然不是最优的,甚至可以说是危险的,因为第三方垄断性的控制力实在是太强了:

  • 它可以在任意一个地方摆放自己想要摆放的虚拟内容,比如在每个Apple Store前放一个微软的Logo将苹果的标志挡住,或者在天安门门前树一排TFBoys的雕像。(中心控制
  • 它还可以随意修改或者伪造任何一个人留下的信息,比如把我的裸女雕像改成裸男雕像。(可篡改

总结一下,如果要很好的满足以上需求,我们有以下几个问题要解决:

  1. 如何实现跨设备、跨平台的信息共享。
  2. 如何实现被动式(无主动发起一方)的广播来共享信息。
  3. 如何去中心化,采用分布式、多中心的解决方案实现1号和2号问题。
  4. 如何在解决3号问题的同时,保证每个分布式中心的信息不会被篡改。

面对这些个问题,我的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就浮现出了”区块链技术”一词。

区块链技术

  如果你对区块链技术感到陌生的话,那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具体应用–比特币–你应该有所耳闻。区块链技术蕴含了这么一种思考逻辑:一个事物的存在与否,不取决于其是否真的存在,而在于人们是否认为其存在。比如说,某年某月某日我高喊我要给王健林一个亿,然后世界上每个人都奔走相告,将这个信息传播出去并记在自己的小本子上,那么最后我是否真的给了王健林一个亿已经不重要,因为每个人都接受并相信我给了他一个亿。

  有的朋友可能就会问了,为什么大家要把我和王健林的交易信息记在小本子上呢?
  为了鼓励大家记下别人的交易信息,区块链系统将会给第一个记下别人交易信息的人一定的奖励。比如在比特币系统中,第一个记下别人交易信息的人,将会获得25比特币的奖励,目前一个比特币大约6k人民币,25个就是15w左右。

  有的朋友可能又会问了,看在15w的份上,人人都抢着去记账,有很多人同时第一个记下怎么办?
  为了解决多人同时第一的情况,区块链系统的做法是将差异化扩大:每一个想记账的人,都要先完成一个超级复杂的计算任务,然后才能记账。好比大家都想第一个记录我和王健林之间的交易,但是每个人的小本子都记满了,你得先找到新的纸张才能记账。这页唯一的新书页随机的藏在世界的任意一个角落,大家比赛找这张书页,于是总能赛出第一个找到它并记录的人。在比特币的体系中,这样的一群人称为矿工,专门负责挖掘新的区块(书页)并且将交易记录记在新的区块中,然后区块与区块串起来犹如链表,故而称为区块链。

  有的朋友可能还会问了,那赛出第一之后,别的矿工怎么办,他们还记么?
  继续上面那个比方,当有人找到第一页纸并记下我和王健林的交易之后,他就高声宣布“我已经找到新纸并且完成记录了!”,然后他把新的一页连同上面新写下的交易记录复印个N份,抄送给每一个参赛者。大家看见有人已经完成了记录,只好一哄而散,继续去找下一张新的纸、记录新的交易了。

  有的朋友最后会问,那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一个亿,假如没有我要记录么?
  在区块链的系统中,从系统的创始开始到当前的每一笔交易都是公开的,都记在你的小本本上,你只要回溯我的所有交易记录,就能轻易的查到我的账上到底有多少钱。假如你查了我的账户,发现我只有一百块钱,那么你可以选择拒绝记录我和王健林的交易信息,并且别人抄送给你的新记录你也可以拒绝接受。只有被系统中半数以上的人认同的交易才会被真正的接受。

层级结构的虚空系统

在对区块链系统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我们会发现待解决的四个问题都可以用区块链技术一并被解决了:

  1. 跨设备、跨平台:区块链技术是一项协议级的技术,不依赖具体的平台与设备.
  2. 被动式广播:区块链技术将信息记录在区块中,观众自行查看,留下信息的作者无需主动的喊麦广播。
  3. 去中心化:由于信息在系统内所有个体间共享,每个人手中都有记录整个系统运作的小本本,没有个体可以控制全系统。
  4. 不可篡改:由于所有信息在系统内透明,因此不同个体手中的信息的无法被篡改,或者说一旦发生篡改,便会马上被别人发现。

  我们可以尝试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AR环境中, 通过仿造比特币系统,我们十分轻易的就能设计出一套虚空(虚拟空间)系统:

仿造比特币系统造一个虚空系统

  此时有些朋友又会问了,你这是在交易虚拟空间中的土地,那我的裸女雕像放哪儿去了?
  在区块链技术中,每一笔交易除了记录交易信息之外,还能额外记录一个备注信息,而我们的裸女3D雕像的数据正好可以记录在这个备注信息中。想象你拥有一平方米的虚土地位于天安门门口,你可以发起一笔交易,把这块虚土地转移给自己,然后在备注信息中写上 “在这块土地上有一个裸女雕像,其3D模型数据是balabalabal”
  由于3D模型的体积相当大,如果在每条交易记录中都存储完整的3D模型数据,那么整个区块链的体积将会变得无比庞大。在我的想象中,一个可以实际使用的虚空系统应该具有两层结构:最底下一层是实际的用户,他们维护一个区块链,其中每一条交易记录中应当只存储3D模型的id(唯一标识号);上面一层是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区域服务器,服务器之间维护一个区块链,每一条交易记录中存储了3D模型的具体数据。第一层区块链保证了 “是什么”,第二层区块链保证了 “长啥样”,用户只在需要的时候从区域服务器下载3D模型的具体数据。这样的层级结构设计与DNS服务器有几分相似。

虚空房地产

  现实当中,不少人质疑比特币的价值,认为比特币本身不具备商品价值、都是虚拟的数据,一枚比特币值6k多人民币是炒作所为。与比特币不同,虚空系统与现实世界的价值体系有紧密的关联性,这其实就是虚拟世界中的房地产,与赤裸裸的利益挂钩。
  想象一下你通过挖矿(记录别人的交易信息)获得了天安门门前的一块虚土地,然后你可以在上面摆放任意的广告牌,每一个戴上AR设备的人都能看见,而且没人能将其移除,这个广告牌也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风化,这样一个永恒的广告牌位值多少钱?虚空系统中的土地可以交易买卖,可以囤货升值,随着系统的普及、接入空间的人数增多、AR技术的发展,其中虚土地的价值必然越来越高,先进入系统的圈地者有先发优势。
  有意思的是,在比特币系统中,每一个比特币的价值都是一样的,不会说有的比特币值6k,有的只值1k,但是在我们的虚空系统中,因为土地所处位置的差异性,每一平米土地的价值都是有差异的,比如在天安门门前的一平米和在准噶尔盆地里的一平米的价值就天差地别。换句话说,在比特币系统中,矿工的奖励都是均匀分布的,而在虚空系统中,矿工的奖励是不均匀分布的。这样的差异性,给虚空系统增添了更多的活力,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混乱。

平行世界

  正如比特币也有许多仿造的山寨币(莱特币、狗币等等)一般,虚拟空间也并不是唯一的,只要换一个区块链即可切换至另一个虚拟空间,不同的虚拟空间之间独立平行互不影响。可以想象在将来将会有各种各样的虚拟空间,其中必然有一个主空间,联结了世界上大多数的人,此外还会有各种小众的虚拟空间,各有各的特色,比如有的虚拟空间里全是艺术家留下的作品,有的空间所分配的土地都在深海或者大洋深处,还有的灰色空间里都是18禁的小视频或者3D模型等等。

总结

  文章取房地产作标题题,只是为了噱头唬人,这个系统的意义和价值远超于此。区块链技术巧妙地利用了群体来钳制个体,用算法和制度保障了虚拟数据的唯一性,赋予虚拟数据以真实实体的内在属性;AR技术将虚拟数据与真实世界在视觉上无缝融合,赋予虚拟数据以真实实体的外在展示。通过将二者结合,我们可以硬生生的创造出一个新的世界出来,叠加在真实世界之上。在这个世界中,人们的活动可以真实的留下痕迹,而不再是随意可删除、可复制、可篡改的虚拟数据,在这个世界中建一栋房子,这栋房子除了摸不到之外,它与真实的房子并无不同。两样技术的结合,使我们的世界、身边的环境不再仅仅由物理物质组成,数据也是世界的组成元素。
  要使这个系统真正落地可用还有许多问题要解决,比如当前AR设备还没有那么发达与普及:除了微软的Hololens之外别的头戴式AR设备离商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前版本的Hololens不适合长时间佩戴使用等;虽然区块链协议本身不依赖平台与设备,但是3D模型的渲染却对平台与设备有所依赖。但是随着硬件以及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比如量子计算),这些限制与不足被克服是迟早的事,AR设备算力会越来越强,设备尺寸也会越做越薄直至眼镜大小。在技术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系统的推广,由于系统自身属性的特点,其价值随着参与的人越多而越高,故在起步推广阶段是最困难的。但是世上总会有一部分人,灵魂躁动不安于现状,乐衷于搭乘上五月花,去开拓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