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旺,2394lab守门人,吃不饱的少年,拥有北京户口的男人。今晚和他回宿舍路上聊起北京的早餐,想起北京的那些个食物与滋味,有感而发,作流水账以记之, 我在北京都吃啥
Read more »

几天前夜晚,我匆忙赶到公交车站,才发现钱包落在了公司,身上仅有七毛,而此时此刻末班车到了。最终,我坐了一回霸王车 -- 卖票大妈没有收取我的七毛,而是免了我的车票。
Read more »

我高中有一回课间,手痒,用课室讲台上的电脑打魔兽争霸。激战正酣,东哥捧着新鲜的日练到了。我噌的站了起来,看着他,他亦目瞪口呆看着我。
Read more »

从腿硬到腿软,从腿软再到腿硬;从不会换胎到拼命换胎;从一天洗一次衣服到两天换一套衣服;从骑的蛋疼到骑的菊花疼;从与宇浩哥哥分手再到与他复合;也从广州到了厦门。路上热心的小店大叔,修单车的师傅,便利店的大妈,加油站的伙计,人行道上的靓女,还有同样骑行的大好青年,各种有意思的人有意思的事既让我们吓尿也让我们笑尿。我们随着奥运开始而骑,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奥运居然就快完了,每天晚上都在酒店看奥运,大家抢着洗澡、抢电视遥控、抢对方的吃的,都很有意思.
Read more »

我今天实现了一下,排队打饭,身后一女生使劲的在和她朋友说鸡腿多么多么好,说今天一定要吃鸡腿。然后轮到我,我看着剩下的3个鸡腿忽然忍不住对师傅说全要了。走的时候没敢看那个女生的表情。1.12.2011
Read more »

初来时,满眼的繁华,旅客衣着鲜丽,来往行人愉悦之前像水般溢出,沱江碧涛荡漾,尽是春意。晚上灯红酒绿,沿江的石板小路两边尽是酒吧,招揽客人的吧员说着各种诱惑的话语,凉风吹过暗下了夜色,小城却变得越发的明亮了。我还是忍不住吐槽一下某间酒吧的驻场歌手,用刀郎的声音唱周董的彩虹,我了个去实在是重口味啊...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