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丁堡吃兰州拉面

我重点分享一下我在爱丁堡吃面的经验。爱丁堡有一家兰州拉面,店老板是东北人,言谈间透露着精明。我是到兰州吃过拉面的人,自然也知道这面算不得地道。但是隔了7个时区,又能吃得上师傅手拉出来的面,我又怎么能挑剔的上这许多。面是真的好吃,我想起另一家我常去光顾的汉堡店,虽然也不错,但是薯条比起面还是差远了。我以前觉得面是剑, 软; 粉是刀,刚. 我爱刀不爱剑. 直到我吃过兰州的拉面我才知道我错了。这碗里的气氛,分明是肃杀的冷兵器: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李白也是生活在西安,他怎么没给biangbiang面来一首?实在是遗憾。或许侠客行便是他的吃面有感?或许那个年代还不兴吃面,改日让我survey一下。吃过面后的我,脚踏在这异国他乡的街道上,昂首挺胸,眼神炯炯,直视行人,正所谓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那些淳朴的苏格兰老农民怕是受不得我这审问灵魂的目光,对视不过3秒便纷纷败下阵来,诗有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这短短的一碗面功夫便是我每日最惬意的时光,支撑着我工作到夜深人静。万籁寂,北纬五十五度五的夜风微凉,大楼无人,我的办公室灯火通明,熬夜不冷一灯。